摄影摄影
关注: 0贴子:2330 排名: 11 
0 回复贴,792 次查看
<返回列表

喀纳斯,我心中的一个魅

王振忠 发表于 2019-7-5 20:37:14


走进喀纳斯,看到那遍布山野绿绿的林,看到那条滔滔奔涌蓝蓝的河,我心中就永远有了那个魅,就有了那个永远也丢不开的想。

11.jpg


自2004年我第一次走进喀纳斯,至今我已四次去过。


第一次去了喀纳斯,我就觉得这个地方美的不能再美。


这里有蓝色蜿蜒的河,有广阔串珠似的湖,有绿草丰茂的牧场,有6月还顶着雪帽巍峨的山,有我称之为北方高寒地域精灵的白桦树,有充满自然风格原始情调的图瓦住居木屋……组成新疆地域美的所有煌彩元素几乎都在这里。


还有那神神秘秘,藏头露尾,始终未被人们近观全貌的湖中巨兽——“大红怪”带来的如雾如云的神秘。


这里既有北方山川的粗放阔远,也有南方山水的温柔灵秀。


我认定她是新疆1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最美。


自那时起,喀纳斯就成为我时时刻刻心向往之的一个魅,一个想。


2017年,我曾以同样的标题创作了一篇美篇,表述了我对喀纳斯的爱慕:


喀纳斯,我心中的魅你长途跋涉在沙漠、戈壁,突然在前方地平线上看到一抹绿色、一泓清水,有没有像一只久旷平沙的鸟儿急于展翅箭飞,像一只久困裸岩的青蛙急于纵身一跳的魅?当你离开那葳蕤静谧的林薮,不得不重归干苦;当你离开那碧蓝澄透的河水,不得不重蹈困厄后的想?


2004年,我第一次去喀纳斯。那时候,克拉玛依哪有现在的九龙潭,除了黑色的石油,少见绿色。白碱滩不负其名,遍地的碱渍,夏天里看着像雪,透着诡异。乌尔禾的魔鬼城,哪里见得到变化多端、叱咤天地的魔鬼,冒烟的干旱、无边的荒凉、横蛮的厉风倒是那里的主人。一路上看惯了戈壁沙漠,看厌了禿岭荒山,走进喀纳斯,看到那遍布山野绿绿的林,看到那条滔滔奔涌蓝蓝的河,我心中就永远有了那个魅,就有了那个永远也丢不开的想。


据说,喀纳斯湖还隐匿着一种体型巨大,红色的怪物,时不时地在游人面前亮亮相,摆摆POS,在湖面上荡起圈圈涟漪,也在媒体上掀起层层波浪。大红怪的传说给喀纳斯的魅又披上了一层神秘秘的面纱,让你有时觉得那儿不是人间,是虚无缥缈的仙界。


相隔8年,我又第二次重遊喀纳斯。这次来,我主要是冲大红怪。我一定要见见他,因为他是喀纳斯的主人。冒着骄阳,我不辞辛苦,登上高高的观魚台。举着望远镜,对着碧蓝如海,波澜不兴的湖面,我久久地注视着搜寻着,任凭太阳把我的身影从西移到东。没有任何收获。我并不埋怨,也无灰心。因为我知道,这是喀纳斯的主人在考验我心中的"魅″有多真挚,我心中的那个“想"有多恒远!


喀纳斯,我还会再去的!应喀纳斯之约,今年的初夏我又踏上了那片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。


她仍然那样遥远。


我仍然没有见到大红怪。


但她仍然美丽。

12.jpg

13.jpg

14.jpg

15.jpg

16.jpg

17.jpg

18.jpg

19.jpg

20.jpg

21.jpg

22.jpg

23.jpg

24.jpg

25.jpg

26.jpg

27.jpg

28.jpg

29.jpg

30.jpg

31.jpg

32.jpg

33.jpg

34.jpg

35.jpg

36.jpg

37.jpg

38.jpg


本篇所有图片都是我在今年6月下旬于喀纳斯所摄。
我使用的设备是:尼康D800E+16-35镜头;索尼A6000+55-210(半画幅)镜头。
谢谢观赏!

1994787460.jpg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!)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